迟到一年,酷派终于交出了2016年成绩单。

业绩报告中,酷派表现得较为含蓄。酷派集团称,曾在2016年与“A公司”签订投资合作协议,该公司在美国主要从事电动汽车制造。截至2016年底,“A公司”未偿还酷派金额为1.2亿美元。酷派表示,“A公司”及其实控人“个人A”与酷派集团并无关联关系。

美对台“小动作”不断

2月7日,蒋超在香港四季酒店为酷派25周岁庆生。在过去的几年,酷派经历了360、乐视以及新入场的地产商京基。成立25年的老公司酷派,好像刚刚度过叛逆的青春期。

按港交所要求,上市公司应在今年3月31日前刊发2017年业绩。刚刚披露2016年业绩的酷派显然远远落下。酷派集团表示将“尽其所能”刊发2017年年度业绩,具体时间未披露。

蔡英文(图源:台湾“东森新闻云”)

消息一出,虽然台湾方面紧急发出声明以安抚人心,称“台军针对台湾周边海空状况充分监视、侦查”,请民众放心,但也从中透露出台当局的“强装镇定”。

反观酷派,2016年的惨淡业绩迟到一年发布,2017年业绩还在“尽其所能”的准备中。2016年,酷派手机销售额总计76.62亿港元,比2015年下降46.7%。其中4G手机销售业务收入下降42.6%,3G手机业务收入下降80.2%。

作为主阵地的大陆市场也大幅缩水。2015年,来自中国大陆的收入为124.64亿港元。到2016年则下降至53.8亿港元,下滑超过一半。酷派与国内一线手机厂商正面角力的时代已经一去不返。

在解放军台湾海峡军演消息公布之后,美国国务院“强行加戏”称,美国仍然“对中国日益增长的军事能力与战略意图缺乏透明化”表示关切,称“两岸和平、稳定符合美国的长远利益”。这也不是美国第一次在涉台问题上表示出“关切”,近日以来,美国对台湾的“小动作”频频,美台之前交往似乎在急剧“升温”。

在遭乐视系抛售后,乐视系进驻酷派的董事和高管纷纷离职。1月5日,股权交易后次日,酷派集团执行董事张巍,非执行董事马麟、王俊民、杨永强离任,几位董事之前均在乐视系公司担任高管。

乐视给酷派造成的拖累不止于此。2017年,乐视资金危机爆发,酷派也受到波及。宁波银行、浦发银行、平安银行纷纷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酷派还钱,酷派的资金链一时陷入危机。

结合易到资金被挪用的消息,很容易让人产生联想,“A公司”即是贾跃亭赌上全部身家的“法拉第未来”,“个人A”则是贾跃亭。

滨城公安分局将始终保持严打高压态势,依法严厉打击黑恶势力,坚决维护人民群众的合法权益。现张永等人恶势力犯罪团伙案件还在进一步调查中,希望广大群众积极检举揭发,提供案件线索。

2015年,尽管“中华酷联”已现瓦解之态,但表面上看,酷派依然风头强劲。当年,酷派获得IDC颁发的“全球智能互联设备领先品牌十强”,与苹果、三星等国际巨头共享荣誉。有媒体报道,中兴联想掉队,华为酷派守擂成功。

但酷派的隐忧已渐渐浮现。各大运营商开始削减营销费用和终端补贴,依赖运营商渠道发家的酷派被迫进行调整。2015年,酷派的营业收入下降了41.09%。

根据台官方早前公布的行程,蔡英文原订于4月17日启程“探视”非洲“友邦”斯威士兰,21日返回。这也就表明了,在18日解放军在台湾海峡军演时,蔡英文并不在岛内,这一做法不免引起了岛内的“担忧”。吕秀莲首当其冲,急忙劝说蔡英文当天留在岛内,认为这是台湾海峡产生的“新危机”,之前的形成可由外事部门负责人代替,“战争的脚步已经愈来愈逼近了”。

谈及过去几年一直纠缠不清的人物,蒋超显得很豁达。他和周鸿祎如今已是“很好的朋友”,贾跃亭则是“一个有想法有创新精神的企业家”。

12日下午,福建海事局发布航行警告称,4月18日8时至24时,解放军将在台湾海峡水域进行实弹射击军事演习。

巨石强森的#狂暴巨兽#午夜场收入315万,比两周前的#头号玩家#高了一成,影片周五以37.7%的排映占比居首;科幻佳作#湮灭#首日也得到18.6%的排映空间,超过#头号玩家#(13.9%)拿下排映亚军。同为新片的#西北风云#和#寻找罗麦#也进入排片榜前五,但占比都不足7%。

2016年,酷派的销售状况惨不忍睹,但令人意外的是,酷派的销售费用仍在上升。酷派集团的销售费用从9.59亿港元增长至10.1亿港元,销售费用占总收入的比重由6.5%增长至12.7%,翻了近一倍。酷派解释称,销售费用增长主要由于投资销售渠道、海外品牌知名度拓展等。

台海演习震慑“台独”

国产智能手机市场混战之际,酷派选择了牵手乐视。2015年和2016年的两次买卖,乐视成功入主酷派,成为第一大股东,实现“联姻”。本想着“生态能量互通融合,开启新纪元”,通过乐视推动酷派的转型,没想到乐视不仅没能帮上忙,反要靠酷派来输血。

4月12日上午,中央军委在南海海域隆重举行海上阅兵,48艘舰艇、76架战机、万余官兵参加受阅,这是新中国历史上规模空前的海上阅兵。

25岁的酷派没能迎来凤凰涅槃,却发现自己的路越走越窄。4月3日晚间,酷派集团在港交所公布2016年业绩公告,全年实现营业收入79.69亿港元,同比下降45.7%;股东应占利润-43.56亿港元(约合人民币35亿元),同比下降288.4%。

近日,滨城公安分局在滨州市局有关部门的大力支持下,重拳出击,一举摧毁以张永、吕某华、赵某对为首的恶势力犯罪团伙,抓获团伙成员8人,其中5人已被滨城区人民检察院逮捕。

酷派高层也对海外市场寄予厚望。2017年的最后一天,酷派CEO蒋超发布微博,“让我们走过坎坷,跨越艰险,让所有的创伤愈合,2018,让我们在美利坚的土地上成长,让我们重新伟大。”

十九大报告中,习近平总书记曾用“六个任何”强力威慑“台独”分裂势力,即绝不允许任何人、任何组织、任何政党、在任何时候、以任何形式、把任何一块中国领土从中国分裂出去。2018年3月20日,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的闭幕会上,习近平主席向“台独”分裂势力发出最强警告。尽管涉台部分仅有短短300字,却4度获得2900多位全国人大代表的热烈掌声,展示了大陆坚定的反分裂立场,“一切分裂祖国的行径和伎俩都是注定要失败的,都会受到人民的谴责和历史的惩罚”。

2018年1月11日晚间,酷派集团发布公告称,乐视系股东Leview Mobile HK Limited已出售所持公司5.51亿股份,占总股本的10.9%,1月11日生效。Leview Mobile HK Limited此前于1月4日出售所持酷派集团8.97亿股份。至此乐视已将手中酷派股份全部售出。

审计机构也表达了质疑。注资以股权投资为名,但审计机构并未收到任何关于目标公司的内部评估,尽职调查及磋商活动也未记录在案,涉及交易的多家公司均与乐视网(300104)有关联。基于此,审计机构对酷派的财务报告“无法给出意见”。

在特朗普签署“与台湾交往法案”后,先有台湾高雄市长陈菊赴美,后有美国国务院东亚暨太平洋事务局副助理国务卿黄之瀚到台活动,台当局为此“雀跃不已”。美国接连推出的“利台”政策,或多或少对岛内的“台独”势力释放了一定的“积极”信号,特别是“与台湾交往法案”的签署,为“台独”分子对抗大陆增加了信心。

香港中评社评论认为,时隔两年多的台湾海峡军演无疑是在两岸关系日渐敏感的时刻给出了明确的政治信号。南海阅兵结束不久,舰队又挥师台海,震慑“台独”势力的意味不言而喻。

小评:在#狂暴巨兽#午夜场加持下,周四大盘环比止跌回升,全国单日综合票房回升至4500万以上。#头号玩家#周四环比再跌8%,单日分账票房首次跌破2000万;其累计综合票房已超越去年的#生化危机:终章#(11.12亿),升至内地影史进口片票房榜第16位。#暴裂无声#和#环太平洋2#环比跌幅都在5%以内,后者累计票房终于达到1亿美元。

如今的蒋超已不似当年热血。2015年,酷派、360、乐视“三角恋”大戏上演正酣。周鸿祎放出狠话,“谁拦我做手机我就干死谁”。彼时担任酷派副董事长的蒋超也隔空回呛,号召酷派员工“不要畏惧击败邪恶的任何力量”。一番交锋过后,酷派终于选择拥抱乐视。

周鸿祎历尽艰辛,携360回A上市,却感慨人生失败。巧合的是,360和酷派在同一天发布了经营状况报告,当然,360公布的是2017年业绩。一百多页的篇幅,也没有360手机的身影。红衣教主已近天命之年,手机业务消失也未按承诺拿人祭旗。

与乐视两年孽缘 未得造血反输血

数年后,两位擂主已是天壤之别。2018年3月末华为公布上一年业绩,以手机为主的消费者业务收入2372.49亿元,智能手机年发货量已超过1.5亿台,全球市场份额位列全球前三。

正如国台办发言人马晓光在4月11日记者会上说到的,任何方式的“台独”分裂图谋都是注定要失败的,在维护国家核心问题上,我们不会有丝毫含糊。(综编/海外网 介瑾)

酷派25年 蒋超“没有敌人”

值得注意的是,全线萧条之下,酷派的海外收入却逆势上扬。2016年,酷派海外收入为25.9亿港元,较上一年增加3.85亿港元。酷派在业绩报告中表示,将重新审视营运策略,将销售方向重点转移至高增长海外市场。

这也使得台湾岛内形形色色的“台独”分裂活动日益猖獗。首先,作为台湾“行政院长”的赖清德不止一次的在公开场合宣称自己是“主张‘台湾独立’的政治工作者”,有意不断强化自己的“独”派标签。此外,各民间势力也“不甘示弱”,日前“台独”组织还在台北举办论坛,勾结“港独”及海外组织等分裂势力,公然鼓吹“独立建国”。

酷派在美国还在重复过去的路。运营商在美国市场处于主导地位,正给了酷派发挥的空间。目前,酷派已经和美国三大运营商中的AT&T、T-Mobile达成合作。2017年8月,蒋超宣称,酷派全年在美国业绩至少增长60%,酷派已成为中国在美首屈一指的手机品牌。

今年以来,警方接到多起关于“某某报滨州部主任张永”的举报材料,接到市局交办线索后,滨城公安分局立即安排专案侦办。专案组迅速行动,先后前往邹平县、惠民县、德州市等地调查取证,在掌握了以张永为首的犯罪团伙部分犯罪证据后,专案组在市公安局有关部门的大力支持下果断收网,一举摧毁了以张永、吕某华、赵某对为首的恶势力犯罪团伙。

四次延期之后,酷派披露的业绩十分不理想。雪上加霜的是,面对如此惨淡的业绩,审计机构对酷派的财务报表“无法表示意见”。

而在发布2016年业绩报告的同一天,4月3日,酷派董事会主席刘弘也辞去了职务,理由是“希望将更多时间用于个人事务”。至此,乐视系董事已经全部离开酷派。

经查,自2015年以来,张永假借“某某报滨州部主任”、“某某网记者”等身份,纠集赵某对、吕某华(曾因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被判刑),发展于某瑞、杜某超等人为眼线,并为于某瑞、杜某超等人制作“记者证”、“主任助理证”,到滨州各县区、德州宁津县、潍坊青州市等地“采访”,以宣传费、顾问费等方式敲诈相关企业、单位钱财。现已查明该犯罪团伙涉及敲诈勒索、强迫交易作案60余起,涉案价值300余万元。

自2017年12月起,美国总统特朗普先是签署“2018财政年度国防授权法”,将所谓的“强化美台防务关系”列入其中,包括邀请台湾参与“红旗军演”、“美国对台军售正常化”,及考虑重启“美台海军军舰停靠”的可行性与可能性。2018年3月16日,特朗普又亲自签署了违反一中原则的“与台湾交往法案”,其中有关条款主张解除美国政府对美台高层交往的限制。

海外市场成救命稻草 老套路依旧

三年过去,乐视和酷派已双双为贾跃亭的梦想窒息。贾跃亭蛰伏美国继续沉迷造车,归期和酷派的年报一样遥遥无期。偶尔从大洋彼岸传来造车进展,让经历过连续11个跌停的乐视网又成为市场焦点。

而据中时电子报报道,蔡英文也将以“三军统帅”的身份,于13日上午前往台海军苏澳基地视察军演,完成其就任台湾地区领导人后登舰校阅台军的“首秀”。

美台自1979年“断交”以来,台湾地区领导人、副领导人等官员都被禁止访问华盛顿,而新的“与台湾交往法案”鼓吹台美所有层级官员互访,台湾官员将可以与美国国务院官员在内的各级官员会晤,并在美国正式活动。

自2017年3月停牌以来,酷派的股价一直被定格在0.72港元。而2016年酷派的每股亏损就达到了0.9港元。蒋超依然有信心,“我不焦虑,我对未来充满希望。”

两年短暂婚姻,酷派江河日下,乐视债务缠身,虽然酷派CEO蒋超仍表示“没后悔当初的战略选择”,但在这场联姻中的确没有赢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