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讯员 王伟 记者 徐琦摄

(通讯员 楠航萱 记者 谈洁)昨天上午,航天员群体先进事迹报告会在南京航空航天大学明故宫校区举行,在宁重点高校的1000余名师生参加了此次报告会。

即使是芬兰传奇门将诺拉·莱缇 (Noora Raty),她也经历过差点因为生计问题放弃冰球事业的低谷。(相关阅读:独家专访 | 芬兰传奇遇见中国女冰,这份艰难的事业,我们一起守护)

这样的不公平,可能还会持续好一段时间,但只要她们仍然在为了梦想而奋斗,一切就肯定会慢慢好起来。

除了美国女冰,其他女子冰球运动员的待遇也是十分凄惨。

而说起中国女子冰球,昆仑鸿星是不得不提到的名字。其旗下的两支中国球队加入CWHL,不仅使得CWHL改善了多年来的经营状况,而且让更多的中国姑娘可以在高水平的联赛中比赛、训练以及生活。在刚刚结束的CWHL常规赛中,昆仑鸿星的战绩定格在28战21胜7负积43分,在联盟中排名第二位,成功锁定季后赛席位,创造历史。同时姊妹球队深圳万科阳光也获得了联盟第五的成绩,距季后赛一步之遥,作为联盟最年轻的球队,在菜鸟赛季有这样的成绩实属不易。

CWHL:创立十一年,终于发工资

美国女冰在平昌冬奥夺冠以后,回国参加了一系列的庆祝活动,这波热潮已渐渐平息。然而,有一个问题却一直萦绕在姑娘们的心头,正如夺冠功臣JOCELYNE LAMOUREUX-DAVIDSON所说:“我们希望解决女子冰球队员的合同和待遇问题,我们希望得到和男子运动员一样的资源和支持。我们都深知,这样的支持会激励一代女子冰球运动员的成长。”

报告团成员由航天员大队一级航天员、神舟九号航天员刘洋,航天员大队一级航天员邓清明,航天员大队特级航天员聂海胜的妻子聂捷琳,中央电视台记者倪宁4名同志组成,4名报告团成员从不同角度介绍航天员群体“奋进新时代、筑梦写忠诚”的先进事迹,他们特别能吃苦、特别能战斗、特别能攻关、特别能奉献的载人航天精神让现场观众频频泪目,不断响起雷鸣般的掌声。

2017年9月,CWHL官方宣布:联盟将从这个赛季开始支付球员工资,这在CWHL十一年的历史上还是第一次,之前球员们的收入主要来自于和NHL球队、NHL球员协会、赞助商以及电视台等建立的合作关系。这赛季开始,CWHL的球员每年可以拿到2000-10000美元不等的工资,具体将由球队总经理决定;另外,如果球队赢球或者球员赢得个人奖项,也会有额外的奖励,从1000-5000美元不等。

长期以来,男女薪酬待遇不平等一直是非常突出的社会问题,而在冰球领域,这一差距似乎更加明显。

庆幸的是,在各界的压力之下,美国冰球协会最终选择了妥协,他们与女队在薪资福利及人才培养等问题上签订了一个为期四年的合约。

在这个金元时代,职业运动员的工资动辄就达到几千万美元,女冰运动员们却还在为维持生活而努力,她们付出的努力并没有比谁少任何一点。

过去,中国女冰的待遇低已是人尽皆知的事情,多数球员纯粹因为热爱而在苦苦支撑,有近半数的运动员没有编制,收入仅仅依靠少许的训练费。

2017年3月,美国女冰宣布如果薪资不公平的问题未得到解决,他们将拒绝参加世锦赛。美国女冰队长Meghan Duggan说道:“我们要求的并不多,我们只是想要一份能够维持生活的工资而已。我们代表自己的国家赢得了荣誉,我们理应得到公平和尊重”。

这样的历练让我们绝对有理由憧憬2022北京冬奥会上中国女冰姑娘们披着红旗,欢笑着跳上领奖台的场景。

刘洋说,她刚加入这个集体时,杨利伟就这样说过:“只要祖国需要,哪怕只有百分之一生还的机会,我也会义无反顾。”正是有了这种大无畏的英雄豪情和血性胆气,神五任务时,面对火箭低频振动叠加在人体内脏的强烈共振,杨利伟咬牙坚持,以顽强的意志挺过了难关;神七任务中,翟志刚、刘伯明面对舱门打不开和轨道舱火灾警报的紧急情况,他们想的是:“哪怕回不去,也要让五星红旗在太空高高飘扬!”

万锦雷霆队守门员以及球员代表Liz Knox则说道:“我们球员对此都十分兴奋,新的薪金制度让我们对新赛季已经迫不及待。整个联盟都在为了球员能够延长在CWHL的职业生涯而努力,我们明白这仅仅是一个好的开始而已,我们对未来充满无限期待!”

然而,哪怕达成了这个合约,男女冰球运动员在工资上依然是天壤之别。我们来简单看一下两者的工资对比,据内部人士透露,新合约内女队员的工资收入由2000美金的基本月工资、绩效奖金以及比赛获奖收入三部分组成。但总的算下来,球员拿到手的工资还是很低。

作为我国首位进入太空的女航天员,刘洋说,飞天没有坦途,从天空飞向太空,从优秀的飞行员成为合格的航天员,等待他们的是一场炼狱般的脱胎换骨。“记得第一次参加转椅训练,刚刚做到5分钟,突如其来的眩晕恶心瞬间让我脸色苍白、满头大汗,下来后整整一天吃不下饭。当时教员担忧地对我说,你离优秀还有差距啊!这对渴望实现梦想的我,就像是当头一棒。我下定决心,拼了!我把休息时间压缩再压缩,把训练时间延长再延长,8分钟、10分钟、12分钟,不断挑战更高难度,最终达到15分钟的优秀标准。”

2017年5月,国家队新的薪酬标准对外公布。根据该标准,18岁以下运动员发放奖学金,标准是税后每月6000元至1.2万元;成年运动员则发放工资,标准是税后每月1万元至4万元。重要的一点是:男女同酬。

对于这样巨大的转变,联盟官员Brenda Andress表示:“对于我们而言,这是一个激动人心的历史性时刻。我们一直以来的目标就是能够给运动员们发工资,之前制定的战略计划使得我们能够从这赛季开始完成这一目标。我们的球队、球员以及整个联盟的成功是我们做到这一切的关键。”

但在NHL,哪怕是最低的合同,金额也高达612,500美元。顶尖运动员的工资更是高的吓人,黑鹰双雄帕特里克·凯恩和乔纳森·泰福斯以1050万美元并列榜首,奥八爷和克球王也居于前八之列。

中国女子冰球:从无收入保障到迎来男女同酬

对此,3届奥运功臣Hilary Knight深有同感:“我记得有一次,我在一个停车场打电话给我的妈妈,我跟她说我在波士顿活不下去了,钱都快用完了,但是队里给的工资太少了。我妈回答我说‘你得再找一份工作了孩子’,听到这个,我嚎啕大哭,在我职业生涯最好的时候,竟然要去找另外一份工作?”